妖子不是窑子

等一个人

第一次写文xxj文笔求轻轻地喷

be预警

—————————我是分割线——————————

1.
咖啡厅的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对面的人脸色阴沉,将不悦写在了脸上。
“尤长靖,我们分手吧。”
“林彦俊你今天吃错药了吗你?好好的干嘛提分手?还是说这是什么新的冷笑话?”
“没有,公司命令。”
“你放屁!公司早就同意我们只要在不公开不被拍到的情况下可以自由恋爱的。”
“哦,那就是我不喜欢你了,再说我们两个,注定就没有结果。”
尤长靖愣了,沉默了片刻,随后红着眼眶慢慢地说:
“行,那就分手,祝你找到一个你喜欢的女生,但我不会祝福你。”
随即作势要起身。
“不对”尤长靖又突然坐下,“这里的咖啡可好喝了,可不能浪费!”然后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起身离去。
“……”等到对方走后,对面的人终于面色不再阴沉,反而有些呆滞,望着对面空空的咖啡杯若有所思。

2.
尤长靖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当自己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他仿佛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梦,他尝试大喊一声“我回来了!”却没有人用着台湾腔调回答“小尤回来了”的时候,他才想起,这不是梦,他和林彦俊,在两个小时前,真的分手了。
“滴——”手机提示音突然想起,尤长靖打开手机,看到自己的妈妈发来了一条短信:
“儿子,上次你回家你跟妈妈说你和林彦俊在一起了,妈妈当时真的是没有过脑子才把你赶出去的,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其实后来我和爸爸想了很久,既然你们是真的彼此喜欢,那爸爸妈妈也没有什么可阻拦的,其实我们也挺喜欢彦俊这孩子的。结婚证你们可以去国外办,孩子你们可以领养,但爸妈是真的担心你们的以后,毕竟你们是公众人物,也还是圈内的新人,年轻人们以后的路还太长,要遭受太多的压力,爸妈只是怕你们承受不起,如果你们真的想好要在一起,爸妈绝对不会有半分阻拦。对了,下次若有空回趟家的时候,可以把一起带回家来,我们一定好好招待我们未来儿婿!”
尤长靖读完了短信,憋了好几个小时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颤抖着手给父母回短信:
“谢谢你们的理解,爸,妈。”
“可是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电话不再有回音,尤长靖瘫到地上抽泣,他不敢相信,仅仅一个星期前的晚上难得两个人没有工作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随口说一句想吃椰浆饭就跑到距家里十几公里的一个小店子里去为他买来的人,在两个小时前对自己说他们没有结果。
这一点也不好笑。
以后……可能都不再会和林彦俊有联系了吧。

3.
Z 市医院 血液科
“林先生,我们还在寻找与您HLA 配型相符合的骨髓,但是以您现在的症状来看似乎并不乐观,目前还希望您能积极配合我们治疗。”
“如果不做骨髓移植,我还能活多久?”
“结合您现在的症状来看,如果不做骨髓移植,一般不超过三个月。”
“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走出医院大门,带上口罩,林彦俊一个人走在夜晚的大街上。
三天前
当林彦俊再一次体力不支在练习室倒下去后,林彦俊终于做了个全面检查,结果万万没想到——本以为只是工作压力过大而造成的一次又一次的晕倒、发烧,却没想到是白血病的症状,并且因为一直没有积极的治疗,白血病细胞已经扩散进入外周血液,病情恶化,只有通过化疗和骨髓移植才能活下去。
听到这个消息时,林彦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尤长靖,“他要是没有我了该怎么办?”
对于尤长靖,在林彦俊的世界里,他是一个比所有都还要重要的存在,甚至于自己的性命。
林彦俊知道,白血病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而白血病晚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疑就是意味着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
“林先生您别担心,我们正在搜寻与您配型的骨髓,只要匹配到了,我们一定第一时间给您做骨髓移植手术,来保证能够延长您的存活时间。”
“那,谢谢医生了。”
林彦俊是一个人做的检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更别说尤长靖,其实林彦俊从一开始就不对骨髓移植抱有希望。
且不说骨髓配型的几率有多大,就算找到了,手术成功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
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做不做骨髓移植,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呢。

4.
新的一天,一大早尤长靖就被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尤长靖不情愿地动了动身,按了接听键:
“喂?”
“尤长靖都几点了你还在睡?今天上午十点的新歌录制你还记不记得了?公司已经派了车在你楼下等着了,限你五分钟之内出现在车上!”
尤长靖一个激灵,唰地坐了起来,洗脸刷牙穿衣一气呵成,当然走之前还不忘拿了一包小面包。
到了录音棚,经纪人早早就等在那,看见尤长靖直接把他推进了录音室,对着录音师说:“开始吧。”
“我们只是理所当然的错过,那又何必难过。”
尤长靖唱到这句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个不小心就破了音,经纪人在外面愣了一下,在外面示意尤长靖停下,然后打开了录音室的门。
“尤长靖你怎么搞的?是还没睡醒吗?这句词就几个字,你破了多少次音?啊?”
尤长靖低下头默默不语,抱歉地说:“对不起。”
经纪人看他这副样子,有点莫名其妙,是自己说得太重了吗?于是也便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拍拍他的肩,对他说:“专心点吧。”
尤长靖点点头,重新戴上耳机,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别的事。
当编曲后期都做得差不多时,经纪人终于放尤长靖回了家,尤长靖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饭,他不记得吃,别人也就自然不会记得,除了……林彦俊。
到了小区楼下时,尤长靖去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一份便当,回到家中热了一热,终于吃上了今天的第一口饭——
难吃,没有林彦俊买的椰浆饭十分之一好吃。
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他把结果都归于这是因为椰浆饭本来就太好吃了。

5.
尤长靖的新歌发售了,不到十分钟,这收就冲上了新歌榜第一,清一色的好评,粉丝纷纷评论:“天啦这声音简直就是被天使吻过的嗓子啊,今天也是想嫁给小尤的一天。”
“主唱大人真的实力没话说,我宣布新歌现在就是我的白月光了。”
“今天和男朋友分手了,回到家听到这首歌,想起了我和他,一个人哭得稀里哗啦。”
……
新歌发布会的后台,尤长靖翻着这些评论,终于露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真实的笑容。
“尤长靖,准备一下,新歌发布会要开始了。”
“好的,马上到位。”
尤长靖收回笑容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好的,那么各位粉丝们,接下来我们就要有请这首歌的演唱者出场,来让我们一起喊出他的名字!3!2!1!”
“尤——长——靖!”
尤长靖拿着麦克风缓缓的走上台,和粉丝们打着招呼。
“大家好,我是尤长靖。”
“主唱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新歌,希望以后能带给你们更好的作品。”
“那么能否有请小尤能给粉丝朋友们现场清唱几句新歌呢?”
“当然可以。”
“好,那么接下来掌声有请我们的尤长靖为我们带来现场版《等一个人》”
“天好像突然暗了下来
房间突然失去了温度
你知道吗
其实我还有很多爱你没说出口
但我不再能把你拥有
我们都在等对方挽留
却不知怎样开口
其实我们只是理所当然错过
那又何必难过”
现场渐渐随着尤长靖的歌声安静了下来。
唱完了,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小女生在下面偷偷抹泪。

新歌发布会完毕,采访环节:
“小尤,听说这首歌您也有参与制作,请问能透露一下是哪个部分吗?”
“这个,我得卖个小关子,大家得自己仔细回去听听了。”
“那请问主唱,在ninepercent解散后你一直都是个人发展,有没有考虑再次转团呢?”
“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但是以后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
“好的,那么,下一个问题,ninepercent解散后,团体里的成员还有联系吗?”
“有的,我们一直都在联系的。”
“那,身为和你同一个公司的林彦俊,私下里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呢?”
尤长靖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睛闪过一丝难过,不过很快就重新笑着回答说:
“也没有吧,大家的感情都挺好的,彼此都是最好的朋友的。”

6.
新歌发布会结束后,尤长靖拿起手机,准备继续翻看自己的新歌反响,这时一通电话打来,是陆定昊的电话,尤长靖接了电话:
“喂,陆定昊,有事吗你?”
“尤长胖听说你新歌收到了一致的好评!我觉得你应该庆祝一下!OL KTV 595号包厢等你!”
说完陆定昊便挂断了电话,尤长靖有些犹豫,因为他怕自己去会遇到林彦俊,毕竟他还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分手了,当然也不排除林彦俊跟他们说过了。尤长靖想了想,决定还是去了。

7.
到了包厢门外,尤长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就算遇到了林彦俊也要装作没事人一样。于是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打开了包厢门,环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林彦俊,松了一口气。
林超泽看见了尤长靖,连忙挥手示意他坐过去,尤长靖便走了过去。
“咦,这是干嘛,你们团的自嗨要拉上我啊?”
“你这话就不对了,都是香蕉的一员哪有什么团不团的!”
尤长靖正还想反驳,突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前奏,紧接着麦就被塞到了他手上。
“快!尤长靖!是你的代表作《潇洒小姐》!”
尤长靖着实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是嘴还是很诚实地开了口:
“oh~我喜欢,我喜欢你
oh~别压抑,这不是秘密”
突然旁边的陆定昊和林超泽开始怪叫起来
“我喜欢你!”
“你喜欢sei?”
“我喜欢林彦俊!”
“谁喜欢林彦俊?”
“尤长靖!”
本来好好唱歌的尤长靖听到了之后,突然火大,把麦克风一搁,说:“我不唱了啦!不会唱了!”
其他人看到了,只好闭嘴,切了歌。
陆定昊默默地坐到了尤长靖旁边,对尤长靖说:“林彦俊怎么了?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听他说他有点事,但是声音有气无力的,他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尤长靖听了一震,随后又想到有气无力说不定是和哪个美女玩脱了也不一定,然后拿起桌上的麦克风,对着陆定昊说
“我不知道,因为我和林彦俊已经分手了!”
“……”全场突然安静如鸡。
尤长靖突然觉得这样有点尴尬,便起身说:“那……既然没我的事的话,我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啊!”
随后开门离去,留下后面一群面面相觑的帅哥。
后来,这件事,就成了香蕉娱乐上上下下整个公司心照不宣的秘密。

8.
下雪了。
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尤长靖一大早打开窗户,就看见外面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尤长靖打了个哆嗦,打算下楼去买个早餐。
尽管是初雪,却下得非常盛大,尤长靖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其实,这是他第二次看见这么大的雪。
第一次是在大厂,那时他和林彦俊刚刚在一起,当时大家都在练习室里拼了命的专心致志练习,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呼了一声:“下雪了!”
大家一致地跑到窗户边上,那时的尤长靖看着外面的雪,对林彦俊说:“原来北方的雪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也是。”
也不知道当时是谁提议去打雪仗,得到了工作人员们的同意后,一群男孩像大逃杀一样冲到了楼下。
尤长靖本来只想好好的站在楼下欣赏北方的雪,这时冷不防一个雪球砸在了他背后,尤长靖愤怒地回过头,想找找是谁砸了他,发现只有一个台湾大帅哥正在露着酒窝对他笑,尤长靖马上捏了一个雪球向林彦俊砸过去。
“好啊林彦俊敢砸我,看我把你头都砸掉!”
“老天野我头没了啦!”
一段时间后,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瘫坐在雪地上,突然林彦俊对着尤长靖笑了出来
“你笑个大头鬼啊你?”
“我在笑,我突然想到,有一句话,叫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心爱的人出来走走,因为一不小心就一起白了头。”
“噫~林彦俊你真的有在土的啦!”

尤长靖走在路上,想着想着不小心笑出声来,他连自己都愣了一下,最近可真是见了鬼了,看见什么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林彦俊去,尤长靖又把这一切归于这只是失恋后遗症,过了几天,就不会再去想他了。

9.
接到林彦俊电话的时候,尤长靖在心里默默地想了林彦俊给他打电话一百种可能,最后还是接起电话,冷漠地说:“喂,有事吗?”
“尤长靖,我想见一下你。”
“不好意思,要和我见面请和我的经纪人预约,再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有什么理由再见面?”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我想和你,最后看一次雪。”
尤长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回答:“你有事吗你?我很忙的好吗?想看雪找谁不行偏要找我?没事我挂了!”随后挂了电话,并把对方拖入了黑名单。
电话另一旁的林彦俊放下电话,对着窗外的雪,喃喃自语说:“我想和你,看最后一次雪。”

再一次听到林彦俊的消息是两个月后,林彦俊正纠结着该怎么准备自己的粉丝2000w福利,这时经纪人打来了电话,吓了尤长靖一跳,以为又有什么工作,赶紧接了起来:
“喂?怎么了怎么了?又有什么工作吗?”
“尤长靖,林彦俊不行了”
“???什么不行啊?男人不能随便说不行啊!”
“我是说,他快要死了。”
尤长靖大脑一下就短路了,又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平静地说道:
“我知道了,他……在哪?”
“Z 市医院,59号病房。”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尤长靖挂了电话,眼神逐渐失焦。

原来是这样啊,尤长靖发现自己真的很蠢,林彦俊这个大骗子!自己还被他骗得团团转!
其实林彦俊分手,不是不爱尤长靖,只是因为不想再让尤长靖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了,浪费在一个快要死的人身上,他值得有更好的人去爱他。

尤长靖赶到病房时,尽管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的一幕,还是惊住了,那个几个月前还在自己面前凶巴巴的林彦俊,此时正躺在病床上,头发已经因为化疗全部掉光了,皮肤上冒出了许多红点点,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尤长靖轻轻地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柔声说道:
“林彦俊,我来了。”
“你来了。”
林彦俊用尽力气,才好不容易对尤长靖扯出了一个笑容。
“好了好了,不要再笑了,以后多的是时间对我笑不是吗?”
“我们……还会有以后嘛?”
“瞎说什么呢你!一定会有的!”
尤长靖忍着泪,大声说。
“好,一定会有的。”
“林彦俊,等你好了,我们就去看雪,好不好?”
“好。”
“等你好了,我们就和好好不好?”
“好。”
“等你好了,我们就向大家公布恋情,好不好?”
“好。”
“那这一次,你不许再食言了。”
“……”
这一次没有再得到回答,尤长靖又问了一遍
“好不好?”
依然没有回答。
尤长靖一遍一遍的问,林彦俊没有再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突然,林彦俊感觉自己呼吸开始困难,林彦俊明白,他该走了,于是对尤长靖说:
“我回答了你这么多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好不好?”
“你问吧问吧。”
“别再等我了,好不好”
“……”
林彦俊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像快要窒息一般,他像尤长靖一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的问,得到的也是沉默。
“好……不好……”
林彦俊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最后一句话,随后身边的心电图仪变成了一条直线,发出刺耳的鸣声,尤长靖冲出门外,在走廊外大喊:“医生呢?医生呢!”毕竟是主唱的嗓子,只见一群白大褂正匆匆赶来。
尤长靖站在林彦俊旁边,对医生说:“医生医生,他怎么了,是不是休克了?”
医生在确认了一遍林彦俊的状态后,对尤长靖说:“对不起,节哀顺变吧,我们会尽快通知死者家属来签死亡通知单的。”
尤长靖愣了,视线渐渐开始变得模糊,死死拽着医生的衣服,喃喃道:“不,他不会死的,医生你再救救他,他欠了我好多好多东西,他要起来还我的,医生你再救救他好不好?”医生们只能默默摇头,轻轻拉开尤长靖的手,等到医生们纷纷退出门外,尤长靖终于爆发了:
“不好!一点也不好!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凭什么回答你!林彦俊你起来你先回答我!不然我就等你到死!”
尤长靖跪在病床旁,哭得撕心裂肺。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站在最耀眼的舞台吗?不是说好一起去有对方的未来吗?你看,你这个骗子,又骗我了。

当天微博热搜
林彦俊 血癌死亡 爆
尤长靖 林彦俊 恋情 爆

尤长靖微博
“从前是你等我等三个小时还不停地吐槽我,这次换我等你。林彦俊,小面包吃完了,你去给我拿,好不好?”

后言:关于小柚的日记
“没有你在的第一天,我又去了我们曾经天天去的那家海底捞,我勉为其难的承认你调的蘸料比较好吃,还有,我一点也没有想你”
“没有你在的第二天,失眠了整整两夜,以前都是有你的歌声陪着我入睡啦……不过我相信我一定会改过来的,今天,我也没有想你。”
“你离开我的第三天,楼下我们常常一起去喂的那只流浪猫好像生小猫啦!现在还没睁眼睛,我打算把他们养在家里,大猫就叫小橘,小猫就叫小柚,你别自恋我可不是为了纪念你,还有,我今天也一点也不想你!”
“你离开我的第一个星期,我妈今天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的,可我妈非说我不去就把我的电话微信给人家,没办法我只能去了。相亲对象是个小女生,看起来很紧张,和她聊了一会儿天看起来没有那么紧张了,她不上网,所以不怎么认识我,也不认识你。然后她告诉我,其实她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也是一个女生,她一直没有勇气向家里人坦白,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和那个女生一起走下去,我就告诉他遇到了喜欢的人就要紧紧抓住,一定别让他跑了,不要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彼此相信是爱情就好了,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我告诉她我曾经也喜欢过一个人,也是男的,可是因为我没有好好把握,他不在了。对面的小女生也很吃惊,不过很快坦然地笑了,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喂林彦俊你说我这样做是对的吗,可我不希望她们像我们两个一样……对了,我今天只是忽然觉得她们有点像我们才提起的你啦!我才不会想你呢!”
……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三百六十五天,下雪了,对不起,没能和你一起看最后一场雪,可是……林彦俊,我有一点点想你了。”